恒行注册:如何选择剧本来测试音乐的感知?

考验音乐的感知力,花滑选手如何选“剧本”?

   

在北京冬奥会开幕的几天里,每个人都在为奥运运会运动员欢呼,并对冰雪运动的美丽印象深刻。花样滑冰作为最引人注目的冰上项目之一,留下了许多美妙的节目。

隋文静和韩聪表演了2022年北京冬奥会花样滑冰团体赛双人滑冰短节目。图片//I

C PHOTO

众所周知,花样滑冰的分数分为技术分数和性能分数两部分。其中,技术分数侧重于运动员在节目中规定的技术动作的完成,表演分数包括五个维度:滑动技能、连接技能、表演分数、节目内容分数和音乐表达分数。其中,至少最后三项与节目中音乐的选择和解释直接相关。

我们能看到的是,音乐指导了运动员在节目中的整体节奏、情感、速度和力量。运动员如何理解音乐并结合自己的能力来解释音乐已经成为他们在表演中得分的关键。

在早期的花样滑冰比赛中,中国选手有时在技术上表现出色,但在表现上却遭受了损失。两位著名滑冰运动员、世界冠军童健在聊天中提到,中国花样滑冰早期训练,在音乐制作、感知和呈现方面确实有经验差距,但2000年后,这一领域得到了明显的关注,他和庞清的结合也注重加强与音乐的合作,取得了巨大的进步。目前,在他们的冰艺术中心,音乐人才将被视为训练和选拔运动员的重要标准。

如今,随着训练中对音乐的重视和国家整体音乐素养的提高,中国年轻运动员普遍可以更自由地与音乐合作,甚至与音乐玩耍。以金博阳为例,他不仅可以完成武术动作的融合,还可以在2019年大阪表演比赛中穿着水手服的蹦迪花滑成为互联网上的热门风格。这意味着我们的运动员已经成为音乐的合作伙伴,可以全方位、自由地与音乐跳舞。

冬奥会上金博洋的《卧虎藏龙》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IC PHOTO

音乐在花滑节目的创作中占有更重要的地位。许多运动员和教练称音乐为花滑节目的起源。

杰克逊,美国芭蕾舞演员·自从海因斯将芭蕾舞动作和音乐引入滑冰,为现代滑冰奠定基本范式以来,利用音乐构建整个节目的基本概念已经成为大多数滑冰节目创作的第一步——就像有剧本拍电影一样,它永远是第一件事。

杰森,美国花滑名将·布朗说:当我们开始创建一个新节目时,我们必须首先有一个概念——这个节目是关于什么的,然后我们必须围绕这个概念寻找合适的音乐。他和麦迪逊·乔克和涉谷兄弟姐妹的大量顶尖运动员都指出,音乐选择和创作应该是整个创作过程中最重要的部分,他们每个赛季花几个月的时间来决定自己的音乐。

从以下角度考虑音乐的选择:

1.以前没有呈现过的;

2.能展现选手的独特性和优势;

3.一定要让选手很喜欢,因为练习的时候一天要听几百遍;

4.不仅选手喜欢,还要考虑观众能否融入;

5.同时,评委要能够欣赏和提高分数。

选择合适的音乐材料后,选手和他们的音乐制作人需要将这些乐章切成碎片,重新编辑,甚至添加原创作曲,以满足节目所需的情感变化。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花滑中听到的许多音乐与我们熟悉的版本非常不同。美国花滑女王阿什利·瓦格纳说:直到你的音乐在四分钟内完全由这个零碎碎的片段组成,你才知道音乐可以交给编舞。

许多作品的编排都是艺术性的。IC PHOTO

在编舞过程中,选手和教练首先决定了节目中技术动作的类型和具体位置。练习后,他们与编舞者一起填写中间部分,使节目情节丰满动人。动作安排完成后,服装师将为运动员制作服装。节目开始后,运动员将在一个赛季内继续表演,并根据比赛结果进行调整。在每个环节,音乐都会随着每一个变化而改变。

在与音乐合作的过程中,玩家和音乐家之间的交流有时会达到不可思议的深度。《春天来吧》合作后,玉生结弦再次邀请钢琴家清冢信为他改编圣桑的著名歌曲《引子与回旋》。因为很难用钢琴展示整个节目,清冢没有按时提交稿件,但玉生结弦在收到音乐后说:清冢先生在延迟期间的情绪也被添加到音乐中。清冢说,玉生在与自己交流时,经常可以用音乐术语准确地表达自己的意思,也可以检测每次演奏之间速度的变化,提醒自己。在玉生看来,清冢的表演有一种独特的动摇感。他最初记得所有节点的类型,但在与清冢合作的过程中,他开始逐渐捕捉到这种不确定的动摇并合作。最后,他甚至可以自由地与清冢的现场表演一起流动。这种深度的互动表明了音乐对花卉滑冰玩家的重要影响,也反映了世界级玩家对音乐的感知和融合能力。

在某种程度上,花样滑冰类似于冰上的体操 舞蹈 音乐剧比赛。但有趣的是,除了规定的技术行动外,花滑表现出不可思议的自由。在上述四个原则的指导下,花滑的音乐选择几乎涉及到人类音乐史上的每一种类型。

王诗悦和刘新宇在本届冬奥会上的表演受到观众的高度赞扬,从选择猫王音乐到自由滑冰比赛中的青山和绿水服装滑出中国旋律。IC PHOTO

这是一个逐步发展的过程:早期的模式滑冰主要是芭蕾舞动作和芭蕾舞音乐。在1932年普莱西德湖冬奥会上,配乐首次出现在花卉滑冰比赛中:一首歌由现场乐队演奏,球员们无法选择自己的歌曲。随后,交响乐、歌剧、音乐剧和电影电视配乐的使用也逐渐增加,标志着花卉滑冰与《纽约时报》的发展。选手们经常选择标记当下时代的曲目来表演。比如2012年电影版《悲惨世界》上映后,包括浅田真央、梅德韦杰娃、金妍儿、本田真凛在内的众多名将都被选中《I Dreamed a Dream》《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等段落。2018年,杰森布朗选择了热门音乐剧《汉密尔顿》参加全国锦标赛。

在里程碑式的2014年,带歌词的音乐在花滑比赛中开放,使花滑的音乐百花齐放,流行音乐在花滑中出现的概率大大增加。2021年全国锦标赛出现了选择Duft Punk和Billie Eilish等待音乐家的节目。我们可以看到,以音乐为媒介,花样滑冰与流行文化不断深度融合。2011年,韩国推出了著名花卉滑冰运动员金妍儿评论的电视节目《金妍儿》kiss & cry》(kiss & cry指花样滑冰中玩家等待分数的区域)。当时很多受欢迎的歌舞歌手都参加了这个节目,金妍儿本人也和他在一起。IU主题曲《冰花》共同推出,表现出良好的唱功。

同时,备受世界瞩目的各项花样滑冰大赛,也成为了将音乐作品展现给世人的重要窗口,其中中国音乐作品也不例外。1995年,中国第一个花滑世界冠军陈露在世锦赛上选用了电影《末代皇帝》的配乐并融入了敦煌壁画中的舞蹈动作,一举夺冠。但这毕竟是由坂本龙一创作的意大利导演电影中的音乐,于是3年后,陈露又带着原汁原味的中国音乐《梁祝》来到了长野冬奥会赛场,获得铜牌。自此中国选手越来越多地选择中国音乐作为参赛曲目,这也令中国音乐的影响开始扩散到华裔、亚洲选手和全世界更多选手之中。

2014年,澳大利亚运动员布洛克里选择了周杰伦的配乐,开始了他的赛季,甚至参加了索契冬奥会。中国运动员陈凯伦曾两次参加过美国锦标赛。在中国向世界展示自己和分享文化声音的过程中,中国音乐也成为了一个非常好的窗口。

音乐是花样滑冰中至关重要的剧本。随着音乐的选择变得越来越自由,花样滑冰逐渐充满了越来越多的可能性。我相信这项运动与音乐的深度融合将给花样滑冰爱好者带来更多的欣赏乐趣,让更多的音乐观众进入花样滑冰的世界。越来越多的中国音乐将与北京冬奥会合作,成为世界了解和爱上中国的机会。

□优作(乐评人)

编辑 田校对 吴兴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