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行平台:舞剧《五星出东方》靠什么出圈?

舞剧《五星出东方》靠什么“出圈”

舞剧《五星出东方》剧照资料图片

  1995年10月,在新疆和田民丰县尼雅遗址,古墓出土了一只绣有五星出东方利中国的汉代织锦护臂。2022年2月11日至13日,大型舞剧《五星出东方》在国家大剧院连续三场演出,受到观众的欢迎。这是该剧自2021年6月首演以来的第四轮演出。不仅如此,在虎年春节和元宵节期间,这部电影的长度是18.5厘米、宽12.以5厘米为主题的汉代织锦护臂舞剧登上了多个电视台和网络平台。其中,精彩的汉唐舞、古代呼唤龟兹壁画音乐舞等舞蹈更受欢迎,让许多网民感叹文化与视觉的融合非常惊人,直接呼吁文化自信。2月15日,在由中国文学评论家协会、中国文学联合会文学评论中心、北京表演艺术集团联合主办的观察研讨会上,文学评论家和创作团队分析了舞蹈剧《五星东方》的创作过程及其审美价值、社会价值和沟通价值。

           一次对文物IP艺术解读与释放

  当五星出东方利时,中国织锦护臂从黄沙重见天日,千年前西域时空之门也被敲响——舞剧《五星出东方》拉开帷幕。在沙漠的风沙中,尼雅遗址学术考察队的成员与观众一起走进了遥远的历史场景。

  五星出东方利中国织锦护臂是中国各民族交流与融合的见证,被誉为20世纪中国考古学最伟大的发现之一。舞剧《五星出东方》以此为创作起点,演绎了汉代守边将领从剑拔弩张到并肩携手,从未见过、深深认同、结下深厚友谊的感人故事。

  在舞蹈剧中,奉春军的名字和名字不是虚构的,而是根据尼雅木简的内容安排的。在中国文学评论家协会副主席、北京师范大学文学研究中心主任王一川看来,舞蹈剧《东方五星》最突出的艺术创新点是利用舞蹈想象力激活埋藏在边境考古遗物中的生动故事,将考古遗物想象成多层次的舞蹈艺术景观。

  以文物为核心的创作,创作团队面临的第一个挑战是织锦护臂的线索非常有限。北京表演艺术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赵佳晨表示,创作团队曾赴新疆和田采风,从考古史实、地方民情、民族服饰、民族音乐等方面提炼艺术语汇,为创作积累珍贵素材。

  对于编剧、北京舞蹈学院副院长徐瑞来说,《十二易》的创作过程是一次痛苦而快乐的经历:与此同时,历史、文物、哲学、宗教、舞蹈、音乐等研讨会举办了无数次,创作过程也是一个学习和改进的过程。经过几轮表演,徐瑞对作品收到的反应感到惊讶:许多普通观众非常感动我。一位网民根据自己的理解写了一个剧本。情节和角色都很好。观众的爱对我们是一个很大的鼓励。

  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秘书长徐粤春表示,虽然舞剧《五星出东方》讲述的是一段虚构的故事,但它以高超的艺术手段巧妙还原边疆地区民族融合的历史,通过艺术真实的典型化实现历史真实的活化。

           视听盛宴呈现在多维舞台上

  在绝城首领招待客人的晚宴上,舞者们穿着华丽的衣服,手里拿着莲花灯跳舞,仿佛龟兹壁画中的仙女们下凡了。随着春军和建特讲述家乡长安的繁荣与喜悦,舞台前景中的织布机若隐若现,古琴声响起,不骄不躁、端庄大气的汉唐舞蹈展现了织锦的意义。一段以龟兹乐舞为基础,结合当代舞蹈语言创作的灯舞,以及一段优雅内敛的汉唐舞。虽然风格不同,但都体现了中华民族对美好生活的祝福和向往,成为观众线上线下热议的焦点。

  突出新思想和恰到好处的舞蹈安排是舞蹈剧《五星出东方》的另一个特点。在剧中,观众不仅可以找到民族舞蹈和古典舞蹈的影子,还可以看到现代舞蹈的元素。各种舞蹈段都很精彩,令人兴奋。中国文联书记处书记、中国舞蹈家协会副主席黄豆豆认为,作品在舞蹈安排设计中自然地融合和对话了不同的舞蹈类型,这是各民族融合的体现。

  在这部作品中,导演王戈试图通过人与人之间的融合来表达文化的碰撞和交流。这出戏的特点不重。它通过幽默、幽默和轻松的表演给观众带来了许多新奇的感觉。王戈说。

  春军劝说的独舞,奉和建特的双人斗舞,三个僧侣的三人斗舞,奉、建特和随从的五人对峙舞,古城市民的吃瓜舞,都在幽默中释放出善意。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顾问、南京艺术学院舞蹈学院名誉院长于平说:这些舞台让观众期待‘冲突化解’在戏剧过程中,我看到了一场有情、有义、有趣的舞蹈盛宴。许多年轻观众喜欢这种感觉,看到了电影‘歌舞叙事’,我认为这种叙事特征恰当地应用于该剧的艺术表现。

  中国舞蹈家协会副主席、国家大剧院副院长赵铁春认为,舞蹈剧《五星出东方》中的和谐与幽默是一种大胆的尝试,也增加了作品的可见性。我们经常看到一些‘一正到底’或是‘一悲到底’一些幽默的场景和人物特征很少出现在戏剧或悲剧中。这部作品出现了‘僧人三人舞’‘洗澡舞’诙谐有趣,又运用得恰到好处,叙事本身与多维的舞台呈现了美学的一致性。

           一次用舞蹈解释中华民族共同体的成功探索

  当另一场风暴意外到来时,黄沙下的精致城墙被摧毁,奉和建特带领他的下属加入了精致的城墙建设团队。舞台上倾斜的四根梁和八根柱子在重建的舞蹈中重新站起来。在展示力量和美的过程中,奉和建特拉的牵引绳逐渐拧成一根。

  在舞剧《五星出东方》中,织锦护臂始终是命运共同的象征和召唤,展现了人们在那片土地上的幸福和守望。主人公奉多

第二次出次出现时,他总是戴在手臂上,直到他毅然死去保护绝城人民。

  这部舞剧始终体现了家、国、国的感情,体现了中华民族共同体的意识。《人民日报》海外版副总编辑李芳说。舞剧是文化的关键和象征,是跨民族、跨宗教、跨种族的文化使者,能够表达人类共同的情感。李芳认为,该剧以文化的方式讲述了政治问题的答案,即无论朝代如何变迁,历史如何演变,中华民族始终密切相关,血肉相连:这样的舞剧是一种非常好的文化风格,有利于中华文化的全球化。

  中央民族大学舞蹈学院副教授古丽米娜·麦麦蒂主演的第一部舞剧,她给家乡写了一封情书:这次排练让我再次认识到新疆的文化魅力,感谢歌舞之乡,感谢家乡文化的滋养。为了找到春军的情感表达,古丽米娜在排练过程中不断了解文物和历史。

  徐月春认为,无论是天真的春军,还是忠诚勇敢的奉献,坚强诚实的建特,三个人物形象的成功塑造,使这部作品无声地让观众理解中华民族社区的主题。余平称《五星出东方》为中华民族社区意识的盛大赞扬。

  沙漠沉默,时间流逝。最后,参观历史现场的考古学家们沸腾了。他们展开了一张鲜艳的五星红旗照片,历史和现实也在这一刻融合在一起。

  舞剧《五星东方》由北京市委宣传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宣传部制作,由北京表演艺术集团、北京新疆和田指挥部、和田宣传部共同制作,北京歌剧舞剧院、新疆新玉歌舞团表演。据报道,该剧还将在不久的将来进入山东、广东、福建等地巡演50场,讲述传说,继续精彩。(记者李晓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