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行注册:告别黄蜀芹,永远记住她对电影的真诚和敬畏

告别黄蜀芹丨永远记住她对电影的真诚与敬畏

   导演黄出生在一个艺术家庭,三代人都与电影有着不解之缘。她的父亲黄佐林曾在英国学习,从喜剧大师萧伯纳学习。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他担任上海人民艺术剧院院长。他是一位在戏剧和电影界取得巨大成就的艺术家。她的母亲丹尼(金云之)是一位著名的演员,她的丈夫郑长符是一位资深的舞台艺术家。值得一提的是,黄蜀芹的儿子郑大生继承了家庭的衣钵,导演的《乡村戏剧》享有盛誉。对历史和现实具有敏锐的洞察力黄蜀芹一生只有八部长片,三部电视剧作品问世,但她和电影结缘很早,早在8岁就曾在桑弧导演、张爱玲编剧的《不了情》里客串过角色。1959年,她考入了北京电影学院的导演系,比导演谢飞还要早一年入学,并于1964年进入上海电影制片厂工作。反思历史是“第四代”导演创作的共性,黄蜀芹也不例外。1978年,黄蜀芹被谢晋导演选中担任《啊!摇篮》的副导演,重返电影行业。后来,她多次与谢晋合作,又担任了《天云山传奇》和《牧马人》的副导演。这些作品的出现,让中国银幕上再一次出现了鲜活的人性,也是电影和时代互动的明证。《当代人》海报,这部电影体现了导演敏锐的观察力。1981年,黄蜀芹独立执导了作品《当代人》,在这部以青年男女建设“四个现代化”的作品里,黄蜀芹不仅探讨了个人与集体关系,还体现出对女性问题的关注,涉及“妇女是否应该回家”这样今天也不过时的议题,体现出导演敏锐的洞察力。这种洞察力也体现在1994年的电视剧《孽债》中,这是一部罕见的上海知青故事片,反映在云南。在大量研究的基础上,黄蜀芹讲述了一场上山下乡造成的时代悲剧。这部电视剧以知青留在云南的孩子去上海找亲戚的伦理故事展开,让观众不自觉地反思具体的家庭悲欢离合的历史。这部电影的主题曲《哪里有我的家》中的歌词:美丽的西双版纳留不住我父亲……也唱了一会儿。除了女性题材,我还尝试了各种类型的电影来创作黄蜀芹。最著名的恐怕是1987年拍摄的戏曲电影《人人》·鬼·爱情。这部电影以河北棒子传承人、歌剧大师裴艳玲为原型,讲述了一个以女性身份扮演男性角色的故事。电影女主角秋云因扮演花旦的母亲与人私奔,被父亲命令打扮成男人学习角色,并在舞台上压抑了她的女性身份。但在舞台之外,秋云仍然被情感困住,并在沉重的压力下选择结婚生子。多年后,秋云回到舞台上,以一首歌《钟馗嫁妹》重启了她的事业,在国内外都很有名。电影《人人》·鬼·爱情剧照。北京大学教授戴金华曾在不同场合称赞这部作品是中国第一部女性电影。她认为黄蜀芹将自己的生活经历与这部电影完美融合。她写道:(黄蜀芹)精致地展示了这样一个角色和真实的身体,逃避和被捕。对女性命运的抵制和对男权文化的再次保护,是现代女性和现代女性文化的多重困境。应该说,黄蜀芹的女性意识处于时代的前沿。她曾经说过:我是一个提倡女性意识的人。当然,社会的主流是商业,商业的主体永远是男性,没有办法改变。你看,商场窗口的喜悦是给男人看的,这是整个社会的趋势。我所说的女性意识并不意味着打破这种情况,而是女性对自己的理解和意识。戴金华也同意黄蜀芹对女性电影的简单理解。黄蜀芹曾经说过:我认为女性电影是在人们习惯的房间里坐在南北,窗户总是朝南的地方,打开一扇向东或向西的窗户。《画灵魂》把传奇女画家潘玉良的故事放在了屏幕上。也许,有了这样的信念,黄蜀琴也把传奇女画家潘玉良的故事放在了屏幕上。潘玉良最初是江南地区的一个尘土飞扬的女人。后来,她嫁给了潘赞,成为了妾,开始学习艺术。后来,为了追求自由,她与丈夫离婚,留在了法国绘画中,并逐渐成为20世纪最重要的中国画家。黄蜀琴曾经谈到过潘玉良对潘玉良的理解:无论她成为什么一个妓女,她都不会被社会认可能成为妓女,但在别人的眼中,她总是站在社会的眼中。拱门,她总是站在上。今天的观众不会感到奇怪。从根本上说,这部电影讲述了一个娜拉离开后的故事。虽然作品不多,但黄蜀芹的创作非常丰富

盈,她善于展现小人物的喜怒哀乐,敢于尝试不同类型的电影,包括成长片、家庭片、传记片、谍战片……每种类型都很容易,极大地丰富了上世纪末的中国电影产业。黄蜀芹晚年身体健康,近十年来停止了创作。不得不说,这是电影界的一种损失。令人遗憾的是,黄蜀芹晚年接受了一次采访。她谦虚地说:我不再拍电影了,不是因为我不喜欢电影,而是因为我害怕拍得不好。我为自己和观众感到难过。现在,斯人已经去世了。她给我们留下的不仅仅是一个场景,更是一个时代的精神历史,以及她对电影的真诚和敬畏。作者/叶倩雯(电影评论员)编辑 吴龙珍校对 吴兴发